日本正步入八成薪时代
作者:蒋旻哗
2020-06-02
摘要:日本政府与企业近年来打造出全民加薪计划,不论是提高薪资或推动副业,都因疫情而一笔勾销。面对GDP大幅下滑,日本正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因为疫情扩大,东京迪士尼度假区从二月底起暂停营业。园区内七十六项游乐设施、八十六所商品贩售处、及九十一间餐饮店尽数关闭。该公司工会在四月十五日,接到来自东京迪士尼营运商、oriental Land的“好消息”,就是将提高约两万名非正式员工的停工补贴金额。

但在全体二万三千名员工中,约占八成的非正式员工来说,他们抱持着两种不安。一是即便提高补贴金额,延长停工代表“收入减少两成”状况持续延长。另外虽几经波折,近年Oriental Land一直进行“员工所得提升计划”,但这次疫情,可能让原本的盘算触礁。

“现在的梦想王国,是由优秀的非正式员工所组成。克服疫情后,若不持续提高待遇,辞职者可能会相继而出。如今只衷心期盼疫情能早日平息,”工会负责人沉痛表示。

 

去年提高底薪、股票分红

uniqloLine计划被疫情打乱

在全球遭受疫情强烈冲击,令人堪忧的打击纷至沓来。不只Oriental Land,不少大企业的“员工所得提升计划”,也都因此受到影响。

其中的代表,就是日本第一大休闲服饰优衣库(uniqo)的母公司迅销。2020年春季新进的新人,底薪提高两成。另外,恩益禧(NEC)也在2019年,喊出“大学刚毕业年收就能破千万日元”;富士通(Fujitsu)在今年春季的劳资协商,也将新人底薪提高了一万二千五百日元(约合新台币三千五百元),比其他知名电机企业的平均调幅还高出三千日元,因而引起话题。

除了调薪,在科技业中另一个备受瞩目的趋势,则是员工的股票分红。通讯软件Line20192月导入新制度,成绩优异员工在原本的薪资之外,还能分得股票。之前2018年底,二手买卖平台Mercari也针对正职员工,用公司股票做为成果的奖励。

大企业为确保人才,以及看准景气可维持,去年好不容易才推动的加薪计划,即使多数仍表明将继续,但在疫情冲击下,无疑笼罩起一片乌云。

 

奖金减幅同金融海啸

孩子教育、副业经营全乱套

据高盛证券(Goldman Sachs)预测,日本2020年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将比过去的预估再向下修正7%至25%。回溯历史,这将是1955年以来最大幅衰退。若现状再持续半年,预估日本全体产业消失的市场价值,将会超过四十兆日元。

各家机构预估,今年夏季奖金每人平均给付额将大幅衰退。三菱UFA究顾问机构预估,跟去年相比减少7.6%日本总合研究所(JRI)预估衰退6.4%;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则预估萎缩4%。

今后日本人的收入水准将如何变化?预估此次奖金减幅,至少与金融海啸后同等级。概算2020年上班族的收入减幅,40岁到44岁族群的年收减少20万日元,5054岁则减少26万日元。据厚生劳动省的调查基准来计算,减幅约达3%。

另外因疫情造成的紧急财政支出,将来可能成为上班族的加税负担。一旦如此,许多人会不得不削减住宅费以外的支出,影响已开始反应在教育费的删减上。

“对不起,只有放弃前途了。”住在爱知县的40多岁的A先生,在四月份的家族会议上不得不要求小五的长男,放弃报考私立中学。

“如果疫情能在短期内结束还好,不过我不这么认为。如果年收缩减两成、三成,一点都不会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小学五到六年级约250万日元的补习费,心怀恐慌的A先生已无心负担,更别说还要持续支付一年高达约100万日元的私立中学学杂费。

即便任职于大企业,若收入难以增加或维持,为了维持生活水准,有些人认为只能靠自己从事副业或投资来赚钱。但疫情一来,却也打乱了原本万全的规划。

37岁住在大坂的B先生,因为认为上班族没有前途,三年前从公司离职。但他叹息的说:“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离职后,他靠着投资十二栋不动产,以出租民宿为生。虽然每月须还款40多万日元,但收入却将近300万。不过从三月以来,民宿收入几乎归零,让他的月收骤减至60万日元,前景完全不明。

“企业高举着副业的优点,我却成了受害者,”三十二岁、服务于制造业的C先生说。2018年起,他一周3天从事主业,剩下时间从事副业,但半年后就放弃了,原因是收入锐减和工作量过多。“月薪减少了10万日元,但工作量却并未减少,不论主业或是副业,都难以集中心力。”

今年三月的消费者物价指数,扣除生鲜食品,总和指数比去年同月上升0.4%,与2月的0.6%相比,升幅又显趋缓;另一方面扣除物价影响,跟去年同月相比,实际薪资减少1%。现状看来,薪资增长的幅度仍较物价上升缓慢。这意味着,安倍经济学离成功这一步还很遥远。

 

离异常只剩一步

印钞救市恐造成停滞性通膨

但到了这地步,因疫情危机的加深,姑且不谈财政破产,有专家指称,状况可能演变成停滞性通膨(stagflation),“离异常状态只剩一步之遥。”

为什么会产生此种“异常”?帝京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宿轮纯一解释,“会演变成停滞性通膨,是由于通膨政策下大量供给货币,但物品供应却受到限制所致。”首先当下来看,因疫情冲击,市场上流通的货币量确实在增加。日本政府在四月上旬推出紧急经济对策,预算总额达108兆日元,以发给每位国民10万日元的补贴。虽说是为拯救因疫情生活困苦的人,但原本因为宽松货币政策,货币已大量供应,现在又滚滚而来。

对此,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教授土居丈朗指称,如此一来,疫情平息后有可能会演变成真正的通膨,“一旦由预防感染的自我约束中解放,会爆发消费需求,若无法应付供给,物价当然会上升。”

当然在数种条件重叠之下,停滞性通膨只不过是最坏情境之一。大幅左右物价的原油价格,当下持续崩跌,四月的期货价格更创下史上首次负值。

就算安倍经济学真的成功,企业业绩得以恢复,薪资跟着物价加速上升。但这个“国家主导”的所得提升计划,势必因为疫情冲击,将面临严峻的挑战。

在此种状况下,专家的悲观预测GDP减少25%”、“40兆日元的市场规模消失”,一旦实现,对多数日本人来说,即使“八成薪时代”来临,也不足为奇。就算疫情结束后从自我约束中解放,使消费急速反弹扩大,通膨的状况也难以持续。

原本因少子高龄化、人口减少而苦恼不已的日本,是否又会因为疫情,继续沉沦下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