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需要自我反省的领导人?
作者:编辑部
2020-08-01
摘要:在我们最不需要的时候,冠状病毒危机为专制和自恋的领导人的崛起提供了便利。自我意识带来的谦逊是抵御专制领导者崛起的关键。

当被问及后科维德时代的世界可能是什么样子时,法国作家米歇尔·乌莱贝克说:“一样的,只是更糟糕”。虽然这句话表面上很有趣,但我们大家确实有理由怀疑这个世界将走向何方。

在最近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INSEAD领导力发展与组织变革杰出临床教授Manfred Kets de Vries分享了他对当前危机对领导者意味着什么的看法。他从早期希腊哲学家的教诲出发,指出德尔斐阿波罗神庙上的铭文“认识你自己”,至今仍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事实上,他一生的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帮助高管们成为更加自我反省的领导者。

“大多数人对自己都很陌生,”他说。他们中的很多人都采取了狂躁的防御措施,在他们的日历上填满了一连串的活动,目的是不让他们有任何时间反思。他们总是在奔波,却不知道自己奔波的目的和目的是什么。另外,他们感到疲惫不堪,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些人,在达到职业成功的巅峰后,却找不到意义。很多时候,过度的贪婪让他们非常孤独。

 

向内看

Kets de Vries提倡他所谓的临床范例,作为领导者自我反思的渠道。这个范式,用技术性的语言来说,涉及到心理动力学,系统性的组织分析方向。“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超出了我们的意识范围,”他说。幻想、梦境和象征主义是获得这种自我认识并揭示我们的盲点的方法。另一种是反思自己的过去,这可以形成一个“透视镜,通过它我们可以理解现在和塑造未来”。

他说,不幸的是,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成为一个自我反省的领导者。它需要一段旅程和相当多的“福尔摩斯”侦探工作。这就是为什么像为MBA开设的转型课程通常会以模块的形式组织起来,让参与者有时间处理新的信息,解读他们内心剧场中发生的事情,并最终改变。他在INSEAD开设的课程也是如此,这也是同一位教授开设时间最长的课程,他的一位同事曾称其为“CEO回收研讨会”。

但是,为什么作为一个领导者如此需要认识自己呢?从根本上说,这个世界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复杂程度,变化的速度令人目不暇接。虽然Covid-19危机特别突出,因为它威胁到生命和生计,但它只是无休止的混乱中最新的一个。在这种情况下,领导人必须认识到,他们不可能面面俱到。现在是时候摒弃CEO是英雄的神话了。

“领导力是一项团队运动。”Kets de Vries说。领导者需要了解自己的长处,这样才能最好地利用它们。同时,他们需要谦虚地认识到自己的弱点,这样才能建立并授权一个团队来填补这些空白。而为了帮助领导者评估自己的优势和弱点,Kets de Vries甚至开发了一些诊断工具。

自我意识带来的谦逊也是抵御专制领导者崛起的关键,那种生活在自己制造的回音室中的领导者需要重视。Kets de Vries提醒听众,傲慢的警笛总是在招手。许多领导人会变得自我毁灭。

另外,正如Kets de Vries所指出的,危机往往伴随着社会的倒退。人们突然感到更加依赖,开始寻找救世主。这种现象最突出的例子很容易在政治领域看到。但在组织中也普遍存在这种现象,人们很自然地倾向于把自己想听的话告诉上级领导。而过了一段时间,领导就会“喜欢”,他说。说真话的人不受欢迎。即使在最好的时代,这种自恋和谄媚行为的结合也导致了诺基亚等巨头的倒下。

 

什么意思?

这场流行病是一个拐点。为了将其转化为机遇和善的力量,CEO们需要为员工提供意义。正如Kets de Vries所解释的那样,意义由目的(一个前瞻性的概念)、归属感(我们是非常社会化的动物)、能力(我们擅长什么)、控制(人们喜欢有发言权)和超越(超越自我)组成。

INSEAD的一篇知识文章中,Kets de Vries描述了他对理想组织的看法,甚至还为它创造了一个术语:authentizotic组织。他将其定义为一个基于信任的组织,在这里,人们能找到工作的意义,并被他们的工作所吸引。这也是一个让人们感到安全的地方,在这里人们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今天,这一点和以往一样需要,盖洛普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全球85%的劳动力不在岗。根据盖洛普的一篇博客,这样的员工“很可能是来工作的,希望有所作为——但从来没有人要求他们发挥自己的优势,让组织变得更好”。

Kets de Vries说,一个伟大组织的试金石是,你会向朋友和家人推荐你的工作场所吗?可悲的是,很多组织都是相当有毒的,充满了抑郁焦虑和偏执狂。

这次网络研讨会也是凯茨·德·弗里斯重申他之前在《知识》一文中为科维德时代的领导者们分享的一些技巧的机会。

如果裁员在即,不要躲在办公室里,即使你感觉很糟糕。现在是沟通、沟通、沟通的时候了。

不要削减培训和发展。俗话说,不要让危机白白浪费。充分利用这个时期,培养员工的创新思维,发现新的发展途径。

从长远考虑,家族控制的公司在这次危机中可能会比上市公司做得更好,因为他们的眼光更长远,特别是如果他们是以价值为导向的话。

削减成本本身是不太容易的出路。它并没有为未来做准备。更重要的是,它对企业文化有严重影响。

虽然这场大流行是一场悲剧,许多人已经死亡,但这也是世界重新思考未来的一个机会。员工的态度,尤其是担任领导职务的个人,决定了一个组织的表现。凯茨·德·弗里斯认为,好的领导力涉及“性格与地位之间的微妙舞蹈”,即抵制权力的醉人效应的能力。它总是需要制衡。最重要的是,它需要有自知之明和脆弱的领导人,用拿破仑·波拿巴的话说,他们可以成为希望的商人。

虽然这场大流行是一场悲剧,许多人已经死亡,但这也是世界重新思考未来的一个机会。员工的态度,尤其是担任领导职务的个人,决定了一个组织的表现。凯茨·德·弗里斯认为,好的领导力涉及“性格与地位之间的微妙舞蹈”,即抵制权力的醉人效应的能力。它总是需要制衡。最重要的是,它需要有自知之明和脆弱的领导人,用拿破仑·波拿巴的话说,他们可以成为希望的商人。

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Manfred Kets de Vries)在他的最新著作《走进冠状病毒之地》(Journeys into Coronavirus Land)中,带我们回顾了他在禁闭期间的思考,将他的探索范围扩大到了群体现象、领导力、组织动态以及经济和环境危机。核心问题是,我们每个人都如何应对这种逆境,而这一旅程将把我们个人和集体引向何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