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界重建科学信任,重拾王牌地位
作者:编辑部
2020-08-10
摘要:克服对科学信任度下降的工具在于科学本身。

目前,科学正在经历一场声誉危机。前些年,许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被发现不可复制,有些研究甚至因方法有问题或简单的数据错误而被曝光。媒体抓住了这一点,以嘲讽的形式火上浇油,助长了公众对机构和一般知识分子的怀疑。

这是一场信任危机,是最难解决的危机之一,尤其是这种现象在政府、企业和媒体中层出不穷。但重拾这种信任,科学界责无旁贷。公众不仅是科学进步的受益者。公众选举出国会议员、参议员和国会议员,由他们决定对研究和机构的资助。资助研究的企业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公众监督。

公众的怀疑态度将难以克服。许多人只是对科学界失去了信任,而另一些人则对科学界的自我修正努力完全听不见,他们坚持那些被科学本身否定的观点,而牺牲了新的研究。尽管2010年,《柳叶刀》收回了最早提出疫苗与自闭症之间存在联系的论文,并且有大量相反的证据,但反疫苗运动依然存在,甚至似乎有愈演愈烈之势。

幸运的是,学术界有一张王牌:科学本身。

 

扭转颓势

通过求助于它自己产生的成熟观点,学术界有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来做出反应。首先要研究人们为什么会对信息做出这样的反应,以及我们能做些什么。

克雷格·安德森、马克·莱珀和李·罗斯在他们的论文《社会理论的坚持性:解释在不可信信息持续性中的作用》中发现,即使某些信念的最初证据基础已经被完全驳倒,人们也未能对这些信念进行适当的修正。即使基于日常经验的非决定性数据的个人信念得到纠正,人们的理论实际上仍然完好无损。

格雷戈里·贝恩斯及其同事的另一项研究考察了当个人的判断与群体的判断发生冲突时会发生什么。此前已有研究证实,个体往往会顺应群体的思维,因为脱颖而出是不愉快的。Berns等人发现,这种顺从与大脑中控制理性的部分活动减少,而大脑中形成认知的区域活动增加有关。这使得任何人都很难站在科学的立场上,甚至当他们顺应整个怀疑论者的在线社区时,他们也很难有意识地相信科学。INSEADReddit上的一项研究显示,可信度不高的用户兜售的野蛮理论比可信信息传播得更好。研究人员还发现,该平台上辩论的两极化性质使得人们在进入战场时很难保持中立。当人们可以选择支持或反对一个想法时,很多人就会向错误的方向摇摆。

 

假新闻为何泛滥?

定制化的社交媒体新闻源为用户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回音室,推动了假新闻的扩散。人们经常明知故犯地分享假新闻,也许是因为他们相信假新闻,但也因为他们以喜欢和分享的形式获得社会认可。

假新闻也比较容易理解。它以简单的方式表述,旨在激起人们的愤怒。另一方面,科学虽然彻底,但却给人们带来了不确定性。人们并不特别愿意分享他们认为不理解的信息,也不愿意花时间去理解这些信息。对内容的不适应和害怕出人头地,使得人们不太可能分享科学的想法或发展。

然而,萨拉·戈尔曼和杰克·戈尔曼在他们的《否认到坟墓》一书中认为,如果人们觉得自己能够掌握关键概念,他们就更有可能分享想法。也有一些证据表明,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的偏见和处理说服性信息的方式,可以帮助他们重新思考自己的态度。在一项实验中,研究人员让被试者接触到来自喜欢或不喜欢的信息源的信息。一些被试被特别告知不要让“非信息”因素影响他们对信息的判断。当被试已经被这样的因素(如说话人的权威性)所说服时,被提醒可能存在的偏见会使被试更加仔细地审视信息,减少对信息的解释偏见。

 

科学的机会

这为科学界提供了几个关键的机会,可以开始扭转颓势。首先,科学界需要承认它存在一些问题。对科学方法的诚实,为什么许多研究会产生有缺陷的结果,以及科学的自我纠正机制是如何运作的,将是一个开始。

个人信念是持久的。如果我们想影响他们,我们必须改变信息本身的呈现方式。方法可以包括将信息提炼成更短的形式,加入更多的背景资料。解释进行某项研究的原因,可以给公众提供更多的背景资料,教他们了解这个问题的历史,甚至可以展示这个课题的研究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进步的。最关键的是,对于研究的局限性和研究的推进方向,也要做到透明。这听起来可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简直需要一篇学术论文来解释这一切,但有一些新技术可以实现这一点,比如动画短片甚至游戏化。

这样的方法可以帮助人们在非疲惫或非负荷的状态下重新考虑想法,尤其是在自尊心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那些缺乏自信的人不能被期望去反驳那些让他们感到安慰的群体的想法。根据戈尔曼和戈尔曼的说法,一个自尊心低下的人会对技术性过强的科学论点产生抵触情绪,因为这些论点有一个并不隐晦的信息:“即使你不够聪明,无法理解我们科学家告诉你的东西,但还是要相信我们。”

科学家还需要更好地推销自己。他们应该以变得更有亲和力为目标。让研究有面孔,可以增加人们对研究的接受度。这方面的典范是尼尔·德格拉斯·泰森,他在Twitter上吸引了1000万粉丝。他让科学变得通俗易懂,同时将科学的进步寓教于乐。他对研究的敬畏之心会传染给其他人。他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笑话也是如此。

斯蒂芬·霍金没有在推特上发表文章,但他的《时间简史》一书在解释宇宙、空间和时间的起源,以及寻找一种能够连贯地描述宇宙的统一理论方面做得很好。他还在开篇中夸下海口,称自己“卖出的物理学书籍比麦当娜卖出的性书还多”。

对于很多学者来说,这可能是他们没有什么时间去做的努力。但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我们都在参与一场信息战。为了打消质疑者的疑虑,让我们拥有更好的话语权,更好地定位我们的工作和自身将是至关重要的。


热门文章